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青海省审计厅欢迎您!
 
 
 
热点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公开>>政务公开>>审计案例>>正文
审计案例

农机购置补贴补给了谁?

资料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16  点击量:[]

农机购置补贴是党中央、国务院为加强农业和粮食生产而出台的强农惠农重大措施,通过为农民和农业生产经营组织购买国家支持推广的农业机械给予补贴,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保护和提高粮食生产能力。2015年,W市审计局在预算执行审计过程中,以数据分析为突破口,经过内查外调,发现C县农机局个别领导干部利用手中权力“靠农机吃农机”的案件线索,移交纪检监察机关,并规范了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贯彻落实。   

“这个武局长违规违纪了”

三月的W市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一年一度的预算执行审计正在火热进行中。由于每年的预算执行审计属于常规性审计,经过前段时间的工作,财政管理中常规性问题也基本上梳理得差不多了。对下一步的审计重点和方向,审计组正展开激烈的讨论。有着20多年审计经验的组长老陈认为,要做好预算执行审计工作,关键在于“控面抓线”:“控面”,就是要掌控总体情况,包括政策落实、项目实施和资金运用情况;“抓线”,就是抓好政策由上到下的贯彻落实、项目从立项到审批的实施和财政资金的流向。   

主审小李对此十分赞同:“陈科长,你看这几年财政安排的专项资金非常多,光粗略统计就有上百项,我们是不是需要重点抽查几项?”   

老陈呷了一口茶,笑眯眯地说:“不错嘛,进展很快!那有没有方向?想抽查哪一方面的?”   

“不好说啊,主要是项目太多,没有选择的方向啊。”小李挠挠头,难为情地说。   

“哦?什么事情能难倒我们的小才子?”老陈开玩笑地说,“那我先提个思路,大家看行不行。小王先收集一下政府的工作报告和财政部门向人代会汇报的重点扶持政策文件资料,大体了解一下各项专项资金的申报条件,再结合资金的拨付,确定审计重点。”   

说干就干!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王手脚麻利,不到一天的工夫就将资料收集齐全了。   

小李看完资料后,信心满满地说:“陈科长,我们是不是应该看看农机购置补贴这一块?您看,我们W市是个农业大市,是蔬菜大棚的发源地,也是京津冀的‘菜篮子’,农机生产和使用的规模也不小,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加大农业机械化扶持力度,到底补贴的效果怎么样,需要实地去看看。”   

老陈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个建议不错!咱们分头行动,我和小李先研究熟悉一下政策,小王到农机局查找这三年的农机购置补贴数据,要来数据后我们再根据政策研究审计思路。”三人各自行动。   

几天后,审计组再次开会。   

看着一沓沓搜集来的资料,老陈分析道:“我们这次审计的思路主要是检查补贴对象是否符合申请条件,补助范围和标准有没有超出规定的要求。还有一条规定,购机人在购置农机后两年内是不能转让的,咱们在延伸审计时要特别注意,看看那些农机到底还在不在,有没有违规倒卖问题。”   

小李说:“市农机局提供了2012至2014年度的农机购置补贴明细表,购机人名称、机具型号、补贴金额、生产企业、经销企业、发票号码等信息一应俱全。我们可以从数据分析入手,筛选疑点。比如,有没有一个人购买多台农机的;与财政供养人员信息关联比对,有没有公职人员购买的;有没有利用虚假身份信息购买的⋯⋯”   

老陈点了点头,补充道:“还要注意一个问题,购机人还有农业生产经营组织,不能漏下,重点关注一下这些农业生产经营组织是不是由公职人员成立的,其中有没有利益输送问题。”   

“这个容易,我来做。”小王熟练地敲击着键盘,将财政供养人员数据、工商登记信息数据库与农机购置补贴数据关联比对分析。数据分析语句一执行,一条疑点便显示出来:C县H农机合作社2013年和2014年每年均享受了6台农机补贴优惠,而这家农机社的法人代表竟是C县农机局的副局长武良!   

老陈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有点意思啊!如果情况属实的话,别的不说,光公职人员出资办企业这一点,这位武局长就违规违纪了。咱们得去核实核实。”   

“买农机到天福,要补贴找老武”

第二天一早,审计组一行三人直奔C县,对农户购机情况进行延伸审计调查。由于正值春耕季节,很多农户在田间地头忙碌,为不影响他们生产,审计组决定在午休和傍晚的时间入户调查。   

调查的第一户是村民赵玉,他在2013年7月份购买了一台玉米联合收割机,因他以前加入了H农机合作社,所以能享受购机合作优惠补贴,只需支付资金9.3万元。   

“有入社的协议吗?”   

“有。”赵玉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份入社协议。协议书显示,社员权利内容有一条规定,农户入社可以按享受农机购置补贴和农机挂牌、办证、驾驶培训等“一条龙服务”,社员义务则规定要向天福农机公司缴纳办证、挂牌等相关费用1200元,驾驶培训则指定在县农机机械技术培训中心。   

“怎么入社协议中还要求你向天福农机公司交钱呢?”小王有些疑惑。   

“那我们怎么知道?!反正是你要便宜点买收割机就得在那里交钱,要不就得多花好几万元呢。”   

赵玉的回答引起了老陈的注意:“你的机器是在天福公司买的,那购机发票还在不在?”   

赵玉说:“是从天福那里买的。当时就没给发票,好像是发票开给合作社了吧。对了,我这机器还没办证呢,办证的押金也没给我退。”   

“那你是全价购机还是差价购机?钱打给谁了?”   

“差价购机,就是把扣除补贴后的钱打给天福公司了。”   

审计组调查的第二户是村民李亮,他购买的是小麦收割机,基本情况和赵玉家差不多。但当问到购机的钱付给谁的时候,李亮的回答让审计人员震惊:“是我自己到天福公司预定的小麦收割机,先给了武良3万块钱订金,武良打了欠条,交付小麦收割机时,又缴清了余款现金5.6万元。”   

这个武良正是县农机局的副局长,他怎么又和天福公司扯上了关系?   

“又是天福公司!”小王很是诧异。   

李亮不以为然:“我们县都知道‘买农机到天福,要补贴找老武’。要享受农机补贴只能到天福公司和春雨公司购买,其他地方购买的根本不用想这好事。”   

老陈问道:“这个天福公司和春雨公司到底什么来头?这么霸道?”   

“还不是和老武有关系,都是他们一家子开的公司。”李亮毫不掩饰地说。   

“我的旋耕机是在春雨公司买的,多亏了国家的好政策,一下子省了我一千多块钱。”听审计人员问起农机补贴的事,村民王顺放下饭碗,对国家的惠农政策赞不绝口。   

但接下来他的回答让审计人员哭笑不得:“我是通过一个熟人从县城春雨公司买的,听说这个公司是县农机局长开的,价格比其他地方都便宜。”   

审计人员查看了收款收据,又去看了看王顺家的旋耕机,正如他所说,旋耕机是从春雨公司买的。   

村民张文得知审计人员的来意后,对买了不到两年的小麦收割机满腹牢骚:“明明说保修三年,现在坏了,找了春雨公司好几次,既不给修也不给换,真是便宜没好货呀!”   

“拿出你的发票和购机合同来,我们帮你出出主意。”然而,审计人员发现张文拿出来的只是一张春雨公司的收款收据,“合同和发票呢?”   

张文无奈地说:“哪里有什么合同和发票,他们压根儿就没给过我。”   

⋯⋯   

接下来的调查情况都大同小异,问题的焦点无一例外地对准了县农机局局长李东云、副局长武良和天福、春雨公司。   

“前门当官,后门开店”

调查结束回到办公室后,老陈来回踱着步,眉头紧锁,不时地翻看着调查材料,最后似有了主意:“现在看来,武良、李东云跟天福公司和春雨公司关系很不一般啊。小王,你去查查这两家公司的基本情况。”   

小王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对上述两家企业进行了查询。公示信息显示,天福公司和春雨公司经过一次股权变更,现任股东为黄新和李梅,而变更之前的股东正是县农机局的副局长武良和一个叫李东云的人。经查询财政供养人员数据,该县农机局局长也叫李东云。这难道是巧合?   

“巧合太多就不是巧合了!先搞清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再说!”老陈坚定地说。   

第二天一早,审计组带着单位的公函直奔C县县委组织部,说明了来意,要求调阅武良和李东云的干部履历档案。县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在向领导请示批准后,将两人最新的干部履历档案复印件交给了审计组。   

干部履历档案清楚地显示,天福公司和春雨公司现任股东黄新为农机局副局长武良之妻,股东李梅为农机局局长李东云之女。   

“好家伙,这完全是家族产业啊!”小李不禁惊叹。   

老陈拍了拍小李的肩膀,说:“正解!从现有证据来看,县农机局的局长、副局长是靠山吃山,农机销售、售后、补贴‘一条龙’服务,天福公司和春雨公司负责销售和售后,农机机械技术培训中心负责技术培训,H农机社负责补贴优惠政策,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那咱们下一步该怎么行动?您赶紧指示啊!”小李跃跃欲试地问道。   

“到天福和春雨这两家公司去看看,如果情况像我们调查了解的那样,所有农机的经销都要经过这两家公司的话,那这两家公司应该有我们想要的答案。再说,绕了这一大圈,也该见见正主儿了。”老陈继续说道。   

第二天,审计组来到春雨公司时,正赶上有不少农民来采购农机。审计人员发现,所谓的春雨公司其实就是一个仅100多平方米、带套间的门头房,里面摆满了各种农机的宣传画册,原来这家公司只负责代购代销,农户购买的农机是直接从厂家发货的。   

审计组说明来意后,从套间走出来一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妇女。   

“你是李梅李经理吧,我们是来核实农机购置补贴的审计人员,请你把公司账目提供一下。”小李和小王出示了执法证件,并把审计调查通知书给了她。   

“我们公司刚成立,只是负责给老百姓代购农机,帮助他们办理农机购置补贴手续,公司就我们4个人,还没有设置会计账。”李梅说话还算客气。   

“那就请你把公司给客户开的发票和凭证给我们看看。”小李也客气地说。   

“凭证?”李梅略有迟疑,解释道,“我们没有给客户开凭证,只是协调农机生产厂家给他们开。”。   

当小王拿出春雨公司给客户开的收款收据复印件时,李梅脸色一红,尴尬地说:“这个,这个,可能是前台给开的,只是临时用用,只是临时用用。”   

当小李要求她拿出收款收据存根时,李梅反应很快:“前台换人了,因为跟公司闹矛盾,他把那些存根都拿走了,到现在一直联系不上。”   

比起春雨公司的李梅,天福公司的负责人黄新态度比较强硬。小李和小王来到天福公司说明来意后,前台人员说黄新不在公司。   

只能电话联系她了!   

“我们公司是合法经营,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审计局有什么权力查我们?”黄新在电话中一下子就给小李来了个下马威。当小李极力解释审计执法依据时,她毫不客气地说:“我现在很忙,没时间听你啰唆。”说完便挂了电话。   

当老陈听完小李和小王的汇报后,气愤地说:“既然他们不配合,那我们就直捣‘黄龙’。”   

经县政府办公室协调,审计组终于见到了县农机局局长李东云和副局长武良。   

对于天福和春雨农机公司的股权关系,李东云极力撇清与自己的关系:“我们农机局是一个专门为老百姓服务的‘清水衙门’,只是为了方便农民购买农机。2010年,我们向政府打报告,开始筹建农机市场。一开始我们召开全体人员会议,动员干部参股建设农机市场,但没有得到响应,局领导班子决定由武良同志牵头以个人名义集资成立了天福公司。后来才知道党员干部出资办企业是违规违纪的,因此,在2013年全市的清理活动中我转让了股权。春雨公司是个人成立的,与我们没有关系。天福公司成立至今基本上没有盈利,我们也没有从中拿一分钱的好处。”   

武良也大倒苦水:“H农机合作社是应农机生产企业要求成立的,为了争取农机企业优惠政策,我们鼓励前来购机的农户加入合作社,要求购机时同时签订购机合同和入社协议,并以合作社的名义购机和办理补贴手续。当时成立合作社的时候也只是想着给农户谋点福利,没想到好心还办了坏事。希望陈科长和审计组的各位领导体谅我们基层干部的难处啊。”   

看着这两人的“双簧表演”,老陈表情严肃地说:“我们审计组是来核实情况的,主要是了解一下天福和春雨公司还有H农机合作社的一些情况,请帮忙联系一下。”   

李东云两手一摊:“H农机合作社的资料好说,但天福和春雨现在属于民营公司,不大好协调。再说这两天他们的负责人出差了,不在家。”   

小王一时没忍住:“李局长,您就别绕圈子了,这两家公司跟你们什么关系您最清楚了,不用我们再提醒了吧?”   

老陈接着说:“请您配合审计,提供资料,早把问题说明白。就算你们不提供,我们还有别的途径了解情况。”   

李东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嗫嚅地说道:“春雨公司负责人⋯⋯她确实是我女儿,但她都是合法经营,我没为她谋取一分钱的利益。这个我可以发誓!”   

武良见事已至此,喏喏地说:“天福公司是合法转让的,我现在就让黄新把账目送过来。”   

在接待室等两个公司账目的时候,老陈对李东云说:“还是先把你们农机局这几年农机购置补贴的账目和资料送过来吧,我们现在就开始审核。”   

小王负责审核账目,老陈和小李负责询问农机局的会计小张:“我们这次审计调查是有线索的,请你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并在谈话记录上签字。”   

小张哪里见过这个阵势,连忙随声答应:“你们随便问,只要我知道的我都如实汇报。”   

一个半小时后,天福公司和春雨公司的账目终于送来了。   

通过询问调查和核实账目资料,事情的来龙去脉终于弄清楚了。原来这几家公司实际上都在县农机局设有办公室,由专人负责管理。   

2010年,C县农机局局长李东云、副局长武良分别出资100万元,成立天福农机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武良,经营范围为农业机械销售和农机维修。2013年,天福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黄新。同年,李东云将100万元股权原价转让给女儿李梅,武良将100万元股权原价转让给妻子黄新。截至审计调查日,该公司共享受财政补贴资金606万元,占到全县农机补贴总额的35%。检查时意外发现,2013年春节,该公司给县农机局班子成员每人赠送了价值千元的购物卡。   

2012年,C县农机局局长李东云之女李梅、副局长武良之妻黄新分别出资80万元,成立春雨农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东云,2013年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李梅,经营范围为农业机械销售和农机维修。截至审计调查日,该公司共享受财政补贴230万元。   

2010年,武良等5人发起成立H农机专业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为武良,由天福农机公司实际出资50万元,注册完成后资金抽回天福农机公司,入社会员实际未出资。该合作社账面无任何资产,2013年以来,占用满额购机指标12台。   

另外,审计组通过检查天福农机公司资料发现,2014年武良之妻黄新等5人作为发起人成立M农机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为黄新,注册资本为50万元,注册完成后资金抽回天福农机公司,入社会员实际未出资。该合作社账面无任何资产,2014年占用满额购机指标6台。   

农机“硕鼠”一窝端

针对审计中发现的M农机合作社,审计组针对合作社补贴对象信息,再次进行了入户调查核实,真相最终浮出水面。   

2010年以来,李东云、武良通过出资成立天福农机公司、农机合作社及农机培训中心,倒卖农机骗取农机购置补贴73万元,并且县农机局部分干部职工为李东云、武良所办公司办理农机补贴大开绿灯,违规为该企业发放不符合政策的农机购置补贴120余万元。   

2012年,为了掩盖“一家独大”,混乱视听,造成C县农机公司市场竞争激烈的假象,李东云、武良又成立了春雨公司。   

2013年之后,特别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李东云和武良以移花接木的办法将天福公司转移到武良之妻黄新名下,将春雨公司转移到李东云之女李梅名下。而两家公司均受李东云和武良的实际控制。   

鉴于审计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审计组立即向局领导汇报。局领导高度重视,要求将案件线索向纪检监察机关进行了移送处理,并向C县县委、县政府报告。C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连夜召开会议,依法免去了李东云的县农机局党委书记和局长职务、武良的县农机局党委副书记和副局长职务。县纪委和监察局及时跟进问责,对发现的有关问题进行严肃处理,依法追缴违法所得。给予李东云、武良开除党籍和公职的处分,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处理;天福、春雨公司和相关农机合作社被依法取缔。收受购物卡的县农机局人员也分别受到了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违法违纪人员得到了应有的处理。(注:文中有关名称均系化名)(山东省潍坊市审计局 朱松华 郭晓磊)   


下一条:拨开迷雾 重现蓝天——记一次难忘的环保资金专项审计调查

【打印】 【收藏】 【关闭

 
 
 

主办单位:青海省审计厅办公室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五四大街41号
电话:(0971)6182500 邮编:810000 青ICP备09000424号 

您好!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人!